白玉堂
白玉堂是中国古典名著《三侠五义》中的主要人物,浙江金华人氏,因少年华美,气宇不凡,文武双全,故人称"锦毛鼠",心高气傲,行事狠辣,亦正亦邪。白玉堂在潘家楼首次出场约17-18岁,大闹东京、与颜生结拜时约20岁,三探冲霄楼时23岁 。主要成就有开封斗御猫,皇宫题诗杀命 ,盗三宝等。 曾在包龙图放粮时相助包公,因为展昭为仁宗赐号“御猫”,觉得五鼠因之减色而大闹东京,寄柬留刀,忠烈题诗,杀贼郭安,盗取三宝,在陷空岛智困御猫和丁家兄弟。被众人劝服后供职开封府,先封为四品护卫,后升为三品副职同颜查散查办襄阳,在三探冲霄楼殒命,时年23岁。 白玉堂容貌冠绝三侠五义。苗家寨猫鼠初相逢,从展昭眼中看来,那是武生打扮,眉清目秀,年少焕然。看得南侠不由放下酒杯,暗暗喝彩,细细打量,更是心生羡慕。


白玉堂是韩非子笔下侠以武犯禁的典型。前面提到的丁兆兰的对其的评价,为人阴险狠毒,行事刻薄。五鼠之首卢方在白玉堂盗取三宝之后,也心里埋怨五弟行事过于阴毒。至于蒋老四更是一再说白玉堂阴险狠毒。观其行为,白玉堂心地善良,行侠仗义,但确实行事刻薄,手段毒辣,不过和阴险扯不上关系。

白玉堂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,聪慧过人。苗家寨,白玉堂见其兄长搭救的落魄路人,但听得他已投靠安乐侯(庞太师之侄),便冷笑连连,翻脸无情。见一老人因故借人高利贷,无法偿还,老泪纵横。便上前问明情况,当众与那债主纹银,清除老汉债务。

观白玉堂此刻行事,及其稳重老练。倒是展昭起了相争之意,留下老汉,细细问那债主情况。两相比较,白玉堂不动声色,而展昭当众问事。夜间,双侠不约而同前往那债主家中。此间,便看出白玉堂的聪明与狠辣了。他见那债主与儿子正在打理欺霸得来的银两,眼见此间主母过来,瞬间便虏了那妇人,割去其双耳,由此可见,白玉堂行事,只分善恶,不问性别的,用布堵住其口,藏于茅房。那丫鬟不见了主母,自会忙去告诉老爷公子。南侠趁机取了一半银两,其余留与白玉堂。此事足可见白玉堂之行侠仗义。

白玉堂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,聪慧过人。苗家寨,白玉堂见其兄长搭救的落魄路人,但听得他已投靠安乐侯(庞太师之侄),便冷笑连连,翻脸无情。见一老人因故借人高利贷,无法偿还,老泪纵横。便上前问明情况,当众与那债主纹银,清除老汉债务。

观白玉堂此刻行事,及其稳重老练。倒是展昭起了相争之意,留下老汉,细细问那债主情况。两相比较,白玉堂不动声色,而展昭当众问事。夜间,双侠不约而同前往那债主家中。此间,便看出白玉堂的聪明与狠辣了。他见那债主与儿子正在打理欺霸得来的银两,眼见此间主母过来,瞬间便虏了那妇人,割去其双耳,由此可见,白玉堂行事,只分善恶,不问性别的,用布堵住其口,藏于茅房。那丫鬟不见了主母,自会忙去告诉老爷公子。南侠趁机取了一半银两,其余留与白玉堂。此事足可见白玉堂之行侠仗义。

白玉堂对朋友亦是肝胆相照。他上东京路遇书生颜查散,几番帮助,三试之下,结为金兰之义。及至颜查散高中状元,却被人诬陷入狱,为保他人清白,颜查散自愿抵命。白玉堂夜探监牢,问明情况,却是自有计较。不惜寄柬留刀,为其辨冤。最后更是因为颜查散印被盗一事,三探冲霄楼遇害。

      白玉堂最为人乐道的故事,大概就是猫鼠之争大闹东京了。受蒋老四言语所激,心高气傲的白玉堂便上京找御猫麻烦了。路上三试颜查散,又结交了一位义兄自是不提。锦毛鼠万寿山杀人,忠烈祠题诗,大闹太师府,盗三宝可谓件件都让人传颂。白玉堂夜探开封,听得赵虎出言不逊,道管他白糖黑糖,一杯水冲了喝了干净。他怎生不恼?一个石子便让赵虎吃足苦头。

      夜战御猫,双方都暗暗佩服,依稀认出是苗家寨相逢之人,可惜白玉堂没有好刀,两相交锋,便被巨阙断了刀,只得退去。白玉堂的口头禅就是:你要是嚷,我便是一刀。

      万寿山撞上太监总管郭安密谋害人,他一刀便结果那人,留得证据与证人,让他自与三司衙门或者开封府说明。算好皇帝要去忠烈祠,便夜间题诗高墙。夜闹太师府更是让人啼笑皆非。堂堂太师府河豚夜宴,生生被玉堂搞得臭气熏天。及至其模仿男女之争,诱得庞太师杀了二妾。

白玉堂的技能,实在是太多,他什么时候学的模仿女声啊?只是可怜了那两位女子。待听得庞太师意欲嫁祸开封,于其奏折中加塞纸条,瞒过廖天成及太师的查看,让太师当朝自取其辱,更是显出玉堂手段。至此,皇上也对这位锦毛鼠上了心,一再催促开封府务必找到此人。

盗三宝,白玉堂直接叫板御猫:我今特来借三宝,暂且携回陷空岛。南侠若到卢家庄,管叫御猫跑不了。陷空岛锦毛鼠智擒御猫,通天窟题匾:气死猫。白玉堂的小孩脾性是再也藏不住了。白玉堂对展昭,不可为不相惜,他也并非不知道皇上赐号御猫乃是为南侠武功轻灵似猫。但中途收手,岂是白玉堂的作为?

      猫鼠之争,却是让五鼠生了间隙。让卢方生生夹于两边之间。包拯的知遇之恩,五鼠的兄弟之义,让卢方无法自处,以致生出我便死了,由着五弟闹去的念头。应该说,五鼠之中,韩彰和卢方对白玉堂是最好的,徐庆是个楞汉子。纵使白玉堂任性妄为,但却未及人命之类,蒋老四却为了擒住自家五弟,不惜使用离间计,生生让白玉堂对韩彰误会(以白玉堂的聪明,我想也不排除他知二哥为难,故意气走韩彰),韩彰兄弟两边不能全,唯有离开。

      白玉堂只是少年心性,意气之争,而蒋老四此计,却生生伤了兄弟情义。白玉堂的手段,只是对对手,而蒋老四设计的,却一再是自家兄弟。

      好个锦毛鼠,一场猫鼠斗,却是惊得众人齐聚陷空岛,开封府的王朝马汉,陷空三鼠,丁氏双侠,外加主角御猫展昭。众人知玉堂聪明,手段狠辣,本领过人,不敢贸然前往(想想玉堂,一家子自己的兄弟却是帮着外人来拿自己,真为其不值)。丁

      家老大心地厚实,先去探探玉堂口风。玉堂设宴款待,将自己在东京的作为夸张说来,眼前便闪现小白那得意的笑。及至说得他将展昭一刀砍了,见丁老大脸变了颜色,这才笑吟吟的道:“别说朝廷不肯甘休,包相爷那里不依;就是丁兄昆仲大约也不肯与小弟甘休罢(此刻展昭已经和丁月华换剑定亲)。小弟虽胡涂,也不至到如此田地,方才之言特取笑耳。小弟已将展兄好好看承,候过几日,小弟将展兄交付仁兄便了。”

      好个白玉堂,一个螺蛳轩又困得丁老大左穿右转,就是出不来。白玉堂与展昭定下十日之约,若展昭盗回三宝,三宝奉还,白玉堂任凭处置。可惜时间紧迫,南侠改做三日,通天窟内,南侠一筹莫展。

白玉堂却没防住自己人,自家这边一个个赶不及地过去帮展昭忙。卢珍报信,管家在主母指挥下引着丁老二放了展昭,夺了三宝。白玉堂却蒙在鼓里,依旧陪着柳青丁老大喝酒。在众人闯将进来时,还被丁老大暗暗把宝剑拎走。以至于徐庆一刀砍来,白玉堂只能拿了个破椅子去挡。 白玉堂脱件外氅,撕做两半当了武器,挥舞着闯了出去。

可惜,蒋老四早有谋划,断了独龙锁,逼得玉堂乘船,把个锦毛鼠淹成水老鼠。玉树临风的白玉堂变了个面色焦黄,以致卢方见了落泪,展昭赶上前扶起,慢慢唤道:“五弟醒来,醒来。” 醒转的锦毛鼠便知道,猫鼠之争,自己是彻底的输了,输的很惨,很惨。

     其实在他说出难道大哥就要绑了我去以酬开封府时,他就知道自己必输吧。兄弟倒戈,还如何赢?只是他不想输了自己的锐气,哪怕全天下都说自己不对,他也还想一试。 白玉堂看了展昭,复又闭上。半晌,方嘟嚷道:“好病夫呀!淹得我好!淹得我好!”他在对手面前,颜面扫地。原著中却看不出这场水淹对白玉堂的影响,不知这个骄傲的少年在人前欢笑赔罪之后,有没有在夜深人静之时,孤独地舔伤。

      白玉堂离去时不过二十三,初遇展昭时不到二十,可是此时的他便已是孑然一身。父母早亡,而家兄白锦堂亦已故去。这样的少年,心中可有不曾有人触及的脆弱?二探冲霄楼,迷失方向的白玉堂脸上有着惶恐,他的惊惶,只在无人时留待自己。

      白玉堂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心生羡慕之人,却不是一个让人喜欢亲近之人,因为他的狠,因为他的冷。白玉堂的善恶但问自己,白玉堂任性无人可及,他拿自己的性命任性,他不畏法令,大闹东京,三探冲霄楼。

白玉堂任性,却未曾误事;白玉堂狠辣,却不对无辜之人。

白玉堂是一个梦,是每个人年少轻狂时都会做的梦,江湖梦,侠客梦,刀剑如梦,更是自由之梦。谁不曾渴望活得但随我心?谁不曾梦想快意恩仇?但那自由不容于世,便唯有乘风而去 。